皖公网安备 34130202000070号

艺术家介绍
艺术家——梅雪峰
艺术家——梅纯一
作品展示
活动剪影
主要论文
出版画册
联系方式

梅雪峰梅纯一书画艺术研究会

地  址:安徽省宿州市大河南街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东首25号(二梅故居)
手 机:13956871816
电 话:0557-3035433

 

梅雪峰傳略
    [上一条]     [下一条]

梅 雪 峰 傳 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

 

 

梅雪峰(一八八八—一九六八年)字鑒衡,原名其藻,號存果齋,安徽宿州市東梅村人。父秀松,清代秀才,好文學,有較深研究。幼從父讀書,愛繪畫,在父親嚴謹的教育下,孩提時代就能運筆弄墨。以爲樂趣,在繪畫藝術道路上起步了。每得小紙,塗色付彩,爲人稱許,忘寢廢食,時人目爲癡兒。

宣統元年,入宿縣正誼學堂讀書,該校美術教師是中國繪畫知名之士,這時年青的梅雪峰受其影響很大,如魚得水,遨遊于藝術大海之中,他博覽群書,探討書畫技法與理論知識,爲今後的藝術發展奠定了基礎。

正誼學堂四年畢業後,在宿縣幼幼兩等學校任書法美術科教員。後又轉入宿縣縣立高等學校任藝術科教員,時代在前進,他認爲無深邃之學術不足以啓發後學,深信“天道酬勤”在教學之餘,一時一刻都在勤學苦練。對中國歷代藝術論點,以及社會科學,自然科學,哲學,尤其對於春秋戰國諸子百家的爭鳴,古漢文學感有濃厚興趣,細心鑽研,深入探索中國書畫心靈意境和技法。所謂“通神明之德,類萬物之情”二者不可分。爲以後自己的書畫形成特有風格,打下堅實基礎。

梅雪峰從事教育事業四十年來,習功不止,無論酷暑嚴冬,聞雞起舞,徹夜不寢,習字作畫,從不輟停,他認爲造詣離不開勤奮,勤能生熟,生巧補拙真理。

多年來他深入生活,窺探真理,易曰“與天地和其德,與日月和其明,與四時和其序”。考察祖國名山大川,名勝古迹,聽灘江陵,觀潮錢塘,攀黃山登泰岱,避暑青島,踏紅葉於西山,望白雲於雁蕩。去師法自然,“物我一體”開闊胸襟,陶冶情操。鍥而不捨,精益求精。

其人不,其藝不,他在治學修養上,藝術家應俱備科學的智慧,美術的修養,道德的素質。根除佛學中所謂“障”名利障,再能做到“物我一體”愛已愛人,臻于人生希望,再想到國家、民族、人類。

他認爲必須于性靈中發揮用筆用墨才是內在修養功夫,只是單講筆墨技法這是次要的淺薄問題,就會空了。例如蛇鬥,舞劍器,擔夫爭道等如不從心靈演出,何益與人。繪畫造型既不杜撰非目所知的抽象,也不甘寫板目所知的具象,似心於以意爲之意象,絕不苟合取容,從俗沈浮。

書畫要變革創新,這是他一生追求,常說:“一謂推崇傳統技法都是好的,全部繼承,這是向後看。否則傳統技法都是壞的,這也是向後看。理應好的繼承,不足要補充發展,差的要擇其與自己創作有益的利用”,在國體民情上,緊跟時代,大膽創新,古人身上錦上添花。切不可好名貪利,把後人教壞了。

在書法方面,他所書的篆,隸、八分、真行草以及篆隸變體,都具有深厚的感情,他常用一方印文“冶周秦漢魏於一爐”其特點就是求古樸,雄強。認爲清麗,秀爲下乘。對於六書也有較深窺探,才能把字抖得散,挼得攏,死抱別人的字體不行,要有自己造形。他經常說“字以疏密布要在石鼓中求之,寫隸書進入欣賞殷周金文,秦漢磚瓦石刻文,李斯的權量詔版,漢簡等歸於樸素,用寫篆體寫隸書,二王比漢人已薄弱了。”

用書法線條繪畫山水畫既之以潑墨法例如“三峽歸雲圖,瀟湘白雲圖”二大巨幅點染皺擦都有些拙樸效果,日人侵華,毀於鋒火惜哉!後又畫花卉,他的梅、芭蕉、松柏、藤花、竹子、瓜果等取材較繁,多取材於寫生以刹那間變象,如燈影月下,風雨晨昏,四時變化在有異與常態中求之。所以師心靈也。大紅大綠的著色,有民間色彩風味,例如畫葡萄果實大膽點墨,葉莖用隸篆款字草書疏密構圖,用字穿插,有變幻不測之感。詩雲:“睡起捉筆兩眼花,倚簷架子欹複斜,翠藤盤屈那可辨,擬作懷素寫草法”。畫梅竹圖詩雲:“三友當年作畫圖,而今不見老松株,竹與梅花低聲說,它到秦國爲大夫。”他也畫了不少宿州諺語畫,如“西關的蘿蔔、東關的蒜,南關的煙葉賽蒲扇,北關盡出打漁漢”。又如:“苗橋白菜、瓦子口蔥,茂山蘿蔔出家東”。皆用白描法記寫之。宿地夾溝鄉新産紅芋和香稻米詩雲:“夾溝紅芋真足誇,甘芳美譽遍爾遐。還有鎮頭泉水稻,開鍋香味到鄰家。”表現宿州蔬菜、糧食豐收景象,他在畫中提的詩多自作,認爲一幅畫詩書畫印爲一體才行。

早年學刻印,製作了不少方印,刻印重在大方,輔以漢磚瓦當文字,格調才能高,漢官印比私印好,單從印譜中學刻印不行,取秦人磚之刀法,須從古金器刻辭,漢封泥磚瓦圖案花紋等中汲取營養,才不致誤入前人窠臼。以“三公山碑”,“天發神讖碑”之結體神韻奇偉,告訴我們刻印比畫難,構圖原則要和諧,有音樂感,畫理通于刻印,藝術之理均相通。

在繪畫的技法上掌握墨線表現方法、風格與特點,創作中不外這些形式就是點、線、面三者相互配合應用,表現畫面上的基本形象,單一點易於零碎和模糊平板,而用線最能迅速捉住一切之形象和劃分物體形象的界線,以及明確概括。更適應運用毛筆,水墨及宣紙等工具的靈和多變特殊性能,充分發揮而成。又與中國書法藝術的用線有關,以書法高度藝術性的線應用於繪畫上,具有千變萬化的筆墨趣味,成爲他的繪畫上的主要因素和特點,形成了他的不同風格。

他經常教導學生說:書畫應“計白當墨”,“素以爲絢兮”。這是盡一步窺探書畫面,擴大面的領域,發揮最大的主動性,同時又可以使所要表現的主體點得到最突出,最集中,最明豁的視覺效果,使人看了未畫出來的空白呈現出美感,即不是空白是空白,更不要妄添背景。所畫的主體物象清清楚楚印入觀者的眼睛和腦海中,這就盡到了畫家的部分責任,一燭之光通體皆美。

他特別注意表現物件的神情氣韻。在構圖安排上,形象動態上,線條組織上,用色變化上諸方面,均極注意氣的承接連貫,勢的動向轉折,氣要盛,勢要旺,力求在畫面上造成蓬勃靈動的生機和節奏韻味,以達到繪畫的特有生動性。中國繪畫是以墨線爲基礎的,基底墨線的迴旋曲折,縱橫交錯,順逆頓挫,馳驟飛舞等等,對於形成象形體的氣勢作用極大。他的花鳥畫枝幹的欹斜交錯,花葉迎風搖曳跳動呼相,無處不以線來表現它的風姿。不願以無生機花卉對寫,惟恐物件不足,他還借用晨昏朝夕,風霜雨露四時不同變化,客主相結合,創出爲人所希望的繪畫作品。

他在繪畫的款識上,做到豐富畫面的意趣,加深畫的意境,增加畫中的文學和歷史的趣味作用,詩書畫印於一爐,藝術上的廣度與深度發揮著極大的作用。他在畫中題長款較多,用正楷、行書、八分、隸書以及篆隸變體書各種書體,使畫面變化,以補其不足處,加上用印,形成了自己的獨特風格。

他在書法上亦有獨到刻苦實踐和研究,以爲在實踐中所獲得認識才不是紙上談兵,不會落空。我國書道既悠久又優秀是書畫同源,古往今來歷代傑出論點以及字的型典,分道揚鑣,各有出境。他開始學書由榜書入首曲折多變尚走些彎路,在字的基本功上十年寒暑,耗於筆墨,除在草紙上練字外,每天早晨擇學校場地劃界,以石灰水作墨揮寫真行篆隸各百餘字,隙地殆盡而後止。每天習以爲常,弗覺勞累,學生圍觀,致使學生對於書法引起濃厚的興趣,學者亦夥。因爲書畫同源,繪畫以有進展,棄臨摹法轉入生活寫照勤學苦練數十年如一日,潛心研究,暇則與愛好者交流經驗。以爲我國文字之學造始象形,鳥迹蝌蚪,由簡而繁,由朴而華,與埃及楔形文字相等,祗依社會之演進,成爲獨立學科,致使有志者終身嫻習之,恐不能登峰造極,溯其源始於蟲魚鳥篆,姑不必論,即至今出土照然若新之殷墟,足以代表藝術之古樸風格,千古之偉觀,自茲播種如繁,鍾鼎林立,演有筆法方園兩途。周盂鼎,丁卯敦方之極矩,散氏盤,毛公鼎園之極規。周宣王時太史籀變古文作大篆,石鼓出如威鳳祥麟,後世宗仰。秦李斯變爲小篆,生辣鷹鷙猶有古意,致使泰山、嶧山、琅琊權量諸碑,刻存者如鳳毛麟角。秦下杜人程邈在雲陽獄中覃思十年損益小篆而作隸書,爲分楷開山鼻祖。漢代行之極一時之盛,煌煌乎如撞黃鍾大呂之音,賞太羹之味,千古瞻仰莫能啓極。魏晉書法承隸之餘,人自爲政,分道揚鑣,各變軌轍,若抉江河,沛然莫之能禦。園筆則演有經石峪,匡喆頌、石門銘、雲峰山、天柱山、四山摩崖、鄭文公上下碑之類。方筆則有“天發神讖”,華嶽廟、嵩高靈廟、大小爨、龍門造像墓誌之屬。又有方圓筆兼用而堪及一時之盛者如,張黑女,張猛龍,崔敬邕,元顯雋諸石刻,祖國遺産之盛,未有過於此時者。

迨二王出,凡割據之群雄,一掃而空,一爐而冶之,納規矩於方圓之中,寄妙理於豪放之外,遺範百世,上下千古,雖有大力者未能逃其範圍,遂致藝術之真美,受中古一人之牢籠惜哉!逮至六朝書法猶有前賢之遺意,隋則餘緒未絕,唐則音容已渺。褚虞陶薛常有元老之風,歐陽顔柳將相之分,蘇黃米蔡藩籬之臣,趙文祝唐戍守之職耳。堪與古人同榻者惟宋陳希夷,朱晦庵二人,他無所有,書法之爲藝考之往古不亦難乎。

書法自二王后,悉重因襲,實乏創造之人,即以篆隸論,篆至漢漸乏蘊藉,隸至唐死灰難燃,漢後只一李陽冰,唐後只一鄧石如,篆隸碩果僅存千餘年中各一人焉。尚非創造之人,書法藝術其難奚若。

草書以章草爲先,因化隸分之簡易,然代有習人,雖綿綿而無瓜瓞,秀而不實,非無故也,草書始自漢之張芝、張旭。晉羲、獻父子繼之,至唐之張旭草聖傳自三杯有揮毫落紙如雲煙之譽,僧人懷素秉筆天池日月江河,文武衣冠禮樂,均歸妙用,以至滄胸懷雲山供用,當時諸賢無複出其右者,至楊廉夫,張弼能盡草書自然變化之美。後之文祝若寫巨幅兼力使氣無複前賢之器宇。海隅張皇與高逸之,傅山後先抗衡,所謂藝術有專工盡可吐學士之心肝,通我曹之性命。

真書古謂之幹祿體,以之刻經著于金石則可。藝術之真諦以表現個性,欣動人群爲要旨,使人望之生羨,手舞足蹈,陶冶性靈如遊名山,雜念頓消,若徒存客觀之美,實乏盤錯之學,蘊藉無自,虛有其表,有何益哉。

上溯二王前承漢分隸之余,滋生繁衍,各懷創作之心,二王后歸於一統,悉守因襲之學,虞褚歐顔柳可爲中古之則,雖均學二王,尚能各存面目,由因襲而期創造曆世皆然,後人師虞褚歐陽顔柳能踐其遺蹤,留贈後人者,抑又鮮矣,逮至近世,錢南園學顔書尚能發揚光大而蘊藉之深,盤錯之淵,含蓄之厚,比顔尚遜一籌者何也顔則于漢師閣頌,夏承諸碑,錢追隨魯公,而能升堂入室,法上得中之說不我欺。何紹基對於書法可謂鐵肩擔道義,一生無甯時,觀其作品始終顔,然氣韻神采尚不如顔之雄偉,不如顔之沈渾,不如漢,魏之淵穆,班班可考,書之爲藝,豈易造乎。

滿清一代文獻僅論書法尚不乏創作之人才,如伊汀洲、沈寐叟、金冬心、鄭板橋均能飛揚跋扈,不受前賢束縛,而各據門庭,脫雜千餘年之因襲擊破二王之窠臼,上追漢魏之遺風,使人耳目一新,爲藝術放一線之曙光。於是復古之呼聲漸聞於耳,對於考古之學日熾,擴大書法之研究探討,又有新發展。李梅庵大有移風易俗之想,康南海爲書法考古中堅。由復古創造本源著想,首著“書鏡”一書,對未來書法藝術似大禹鑿龍門之功,幸而鄧石如導之于前,李梅庵、昌石襄之於後,其中有力巨子爲之表揚,如張廉卿,趙撝叔諸人爲書法將來所堪慶倖,論者以爲所言乃書家必備之質,具有之識,若一旦臨池未知作如何設施也。

書之若善,必先凝神靜慮,筆後意先,具卓犖不拔之氣,磅礴古奧之格,拙重璞質之體,遲澀宣楔之筆,然後凜之以風神,溫之以豔韻,鼓之以枯勁,活之以閒雅其來也有自其去也,有方蕩蕩然,如雲俠之化彩,長空落落乎,似星斗之出沒。河漢盡自然之妙,非人爲之美,似非智慮所能周。又非法度所制,有是書法能事畢矣。豈僥倖間事。

研究書畫只是刻意臨摹盡系抽象之觀,脫離生活,物我有異不如轉入寫生活,力求內質爲妙,決心效徐霞客遍遊名山大川,潛移默化自然,北京故宮文物反覺多系因襲此生機弱細之物,歸來書畫創作風格大變,創制巨幅“三峽歸雲圖”,“瀟湘白雲圖”。友人丁公濤爲他蒐集作品八巨冊,攝影成集。一時題詠詩辭者甚夥,多年來搜存大小書畫作數百餘幅,以及前賢之墨迹,書藉畫冊碑帖,親手雙鈎經石峪,四山摩崖,明拓齋經生書,匡喆刻經頌,散氏盤銘放大字百餘聯語集詩數律。祖國偉大遺産竭多年之力鈎撫六十餘冊。惜於日人佔據宿州時,付之一炬,友人有以此雲吊者,不覺悵然終生。

梅雪峰畢生以藝術爲人民服務之意旨,全國解放後,如願以償,他的作品遍及國內外,爲民所喜愛。他先後任安徽省第一屆政協委員,第二、三屆安徽省人民代表。一九五三年四月被聘爲安徽省文史館館員並遷居合肥。在任館員期間並推薦了蕭龍士爲館員。一九五六年參加第二屆全國國畫展覽,一九五七年參加北京書法研究會舉辦的書法展覽,草書大對聯,隸書“沁園春”兩幅入選,並代表我國在日本展出,深受書法界稱揚,報刊載文評贊。一九五八年參加在蘇聯舉辦的社會主義國家造型藝術展覽,其一幅荷花入選,展後由國家收藏。一九六0年參加安徽省文學藝術工作者代表大會,他把旺盛的精力投入到創作中去,他以生活爲基礎,深入農村工廠,謳歌黨的偉大,創作出大量的有時代氣息的作品。他做人之道,愛已愛人,性溫和,對人如春風拂面。他常說“要揚人之長,隱人之所短”。在學術評論“文章千古事”不能有任何絲毫將就,真理爲要。從古至今文人總是相輕,當時就有人有排擠他的傾向,他很不適應那種環境,爲了更好地研究書畫藝術,不浪費寶貴時間,他依然決定於一九六五年離開了合肥回到久別的故鄉。

梅雪峰於一九六八年八月九日辭世,他把畢生的精力獻給了他所熱愛的藝術事業,一生勤勤懇懇做事,老老實實做人,他以驚人的毅力攀登書山,泛舟學海,爲後人留下了大量的藝術精品,謳歌家鄉人民幸福生活,看到了故鄉的變化,是他最終的安慰,他在那裏看到了自己的歸宿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○○五年十月二十日